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河的博客

亲,看看林河藏头诗集锦里林河是怎样祝福你的!

 
 
 

日志

 
 
关于我

中石化作家协会会员、空灵拳道荣誉顾问,,2004年出版诗集《飞向太阳》。2006年出版儿歌集《林河儿歌一百首》。2012年出版歌曲《风雨同舟》、《最美的回忆》高清DVD收录于中国东方原创音乐基地的《东方飞歌》第六辑中!

网易考拉推荐

七天,难忘的日子  

2009-11-17 16:25:18|  分类: 林河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天,难忘的日子

林河

今年(2004年)是我的本命年,听说本命年不大好。可是,今年令我兴奋的事却很多。不说我的诗集《飞向太阳》即将出版的情况,不说6月份参加“中华纵横“诗书画征文颁奖仪式,就说说集中在十一月三号到九号这几天里的事,真叫人应接不暇、难以忘怀。

雅心十一月初要来东营看我,莫庸代表东方大学城文学社邀请我五号去参加诗歌座谈会,十一月七号要到人民大会堂领奖,这些事都令我激动不已。

本来雅心说十一月一号到东营,她要到位于东营的石油大学(华东),宣传自己刚出版的诗歌、散文、小说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我给她在电话中说:“雅心,如果时间允许,你不如晚来两天,然后和我去北京东方大学城,参加诗歌座谈会,在北京扩大自己的影响。”可是,雅心还要到衡水去看兰月亮论坛的晓凡姐姐,我和她在电话里没有把行程约定好,只有等她来了再定。

十一月二日,我在公司忙了整整一天,中午也没休息,把急于完成的工作做完,把该交的工作交了,然后安排好车辆,准备三号早上,迎接雅心的到来。

因为雅心要来,我又要去北京领奖,单位的同事们也为我高兴、为我送行。二号晚上大家举杯相庆,我也乐不自胜。可是晚上回家后有点失眠,迷迷糊糊的老怕误了接雅心的时间,真不明白,雅心为什么不坐济南来东营的大宇呢?

早上,四点就醒了,不睡了,洗了个澡,困倦全无,收拾利落从厨房向楼下看,老胡的车已准时来到。

到了东营火车站,天还黑着,火车不久就进站了,从向外涌出的旅客中,我在搜寻雅心的影子。

我和雅心在网络上认识大约三年了,我很钦佩她的写作速度和浩瀚的文字作品,尤其喜欢她的散文和与她一起玩诗时的状态,在论坛里看到过她的照片,想象中的她,应该是江南女子那种小鸟伊人的样子,因为她是江西樟树市人。

向外涌出的旅客过了很多人,没有看见雅心的影子,有一个女士有点像,我喊了一声:“雅心”。她没有理我叫了辆出租说:“去河口。”我笑了,这是本地人。

我正准备再拨电话,眼前突然一亮,“雅心”我喊了出来,“林河哦”雅心还是电话里的语气,可是令我惊诧的是:雅心怎么这么高?亭亭玉立的,一种恍然的美丽在心中悸动。

我接过雅心的行李带车向动力小区我父母家驶去。本来,我是想通过工会文联接待雅心的。她是宜春市作家协会会员,如果她是来本地做文化交流,这也是东营市和胜利油田作协愿意从事的活动。

可是,雅心说她是个小女子专门来看我的不想应付大的场面,而我自己家又不具备接待雅心的条件。于是,我在雅心来之前已和父母商量好,在那里接待雅心。

到家后,父母张罗着给雅心和我做早饭,我和雅心商量去北京如何走。

原来雅心晕车晕得很厉害,一个人不敢坐汽车,所以宁肯熬夜坐火车。东营单号才有到衡水的汽车,晚上,我还要约天纵网的龙行天纵、幽兰、清泉与雅心聚聚,今天当然不能来了就走。我说我一会去买去德州的汽车票,德州到衡水只有一个小时路,她说她还要去济南,去取留在弟弟那的东西。那么,我们四号就只能坐汽车先到济南,她说她可以住宾馆,不愿给我父母添麻烦,我父母说家里条件很好,再说第二天去济南要早走,去宾馆也不方便,最后决定,她和我都在我父母家住,我父母家三室一厅一人一间很宽敞,第二天一起走比较方便。

吃完早饭,我让雅心先睡一会儿,我和老胡去车站买了四号早晨六点去济南的车票。

回来后,正好九点,父亲带我和雅心驱车去了石油大学宣传政治部。雅心的文章很美,有一种清静、淡泊、幽远的境界,能给人带来积极向上的情感。可惜的是,书的装帧和印刷质量不能与文字之美匹配。

午饭后,我休息了一会儿。起来时,母亲说雅心出去了,说要看看东营的市容,说一定可以找回来,找不回来再给我打电话。我想雅心一定去逛商店、百货大楼了,这也是女人到一座新城市的通病。我也没闲着,回家准备完出发的行李,又去刘罗锅瓦罐酒楼定了晚上的桌,然后给龙行天纵、幽兰、清泉打了电话,约他们晚上六点聚一聚。他们答应按时赴约。

快到五点了,雅心给我打来电话:“林河哦,我找不到家了,我在小区的邮箱牌前呢。”“我马上到。”说完我向那走去,可不,她正在那亭亭玉立呢,我带她绕过来,她笑了:“我来过了,可是没看见早上晒的那车白菜以为找错了呢。”“人家的白菜晚上不兴收啊,哈哈。”我打趣着。家里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雅心来这里给大家带来多少乐趣呀。雅心说她最没有方向感了,到一个新地方就容易掉向。早上来时,她就给我父母带了四特酒等江西特产,我只说她太客气了,这次出去,她又给我儿子买了英语复读机,这令我过意不去,我决定路上再有什么花销,不能让她再花钱了。

快六点了,我带雅心向饭店走去,我给她说龙行天纵知识可渊博了,我在他面前象个小学生,不信你晚上看吧,今晚的主角是他,他很健谈,咱们只有听的份,雅心说她喜欢听人谈话。

人来齐后,我请龙行天纵作副陪,因为我和龙兄聚过多次,他在这个位置最合适,我带完三个酒和龙兄交接后,由龙兄来活跃气氛,他也确实能啦,从国际、国内形势、油田建设、小区文化到油田人们关心的问题,讲得头头是道,还能够旁征博引,真是个万事通,令人佩服!我们都聚精会神的听他讲。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就九点多了,龙行天纵、幽兰住得远点还有路程。我带了相机提议大家照几张像,这次天纵网友聚会可不一般,汇聚了天纵网的四个高级顾问。快成我们天纵网的高峰会谈了,真是可喜可贺呀,我们也共同举杯祝愿天纵网站能发展的更快、汇聚的网友精英更多。最后,龙行天纵、雅心、幽兰和我,我们四个天纵的高级顾问、研究员专门合了张影,准备扫描后发给天纵网总部留作纪念.

四号一早我和雅心开始了新的旅程,我们坐的是东营到济南的大宇车,这种车座位挺高的、车内宽敞、行使也很平稳,我又不时地和雅心说上几句,借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很快车上了高速路,我看出雅心一点都没有晕车的感觉,这时父亲打来电话,问我雅心晕车没有,我当时想:咳,这么点小事,老爸也操心,真有意思。可是看了雅心的《北行纪事》,才知道雅心感动了。

到济南了,见到了雅心的弟弟小勇,他面貌端正、身材魁梧一看就是山东大汉的形象,我却怎么也不能把他和南方人划上等号,交谈中我知道了他是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作营销的经理、还是一个足球迷,我也是从事营销工作的,这样我们有了共同语言,他结交了不少各行各业的球迷朋友,对自己的营销事业很有帮助,这和我有一个共同点,因为喜爱文学,我结交了许多各行各业的文学爱好者,对我的营销工作益处很大。其实,个人的爱好有时真的能和自己的工作、事业相得益彰的。中午,小勇请我和雅心在就近的酒馆吃了饭,饭菜很可口,这样济南我又多了个朋友。

因为,济南没有直通衡水的大宇,雅心怕坐依维柯晕车,我们只有坐济南到德州的大宇,然后再转车了。在车上雅心说跟她出来麻烦吧老转车。我打趣说陪着个大美女出游,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哈哈!到德州站,我接着买了德州到衡水的火车票,德州到衡水一个小时旅程,当我和雅心向衡水车站外走时,我已经看见晓凡姐,向里张望的身影了。

我和晓凡姐是在网易上海社区认识的,后来我又在雅心的介绍下进入了她所在的兰月亮论坛,她的诗文比较浅显作品又不多,平时我们交流得少一些。只是,前不久,晓凡姐过生日我专门写了一首藏头诗以示祝贺,她很感动。她的照片就挂在兰月亮论坛里,所以我老远就把她从人群里认了出来。晓凡姐中等个,年龄已过半百,但从气质上看,象四十来岁的从事教育行业的人,像一个可亲可敬的老教师。

衡水,因为北方橡胶公司和我所在的公司有业务,我曾来过几次,对这里的特产衡水老白干印象很深,对这里的市容并不陌生。晓凡姐把我和雅心安排到审计宾馆五楼相邻的两个房间里,然后,她和雅心开始诉姊妹情,我在自己的房间里酝酿给北京东方大学城的学生们作诗歌讲座的内容。

不久,晓凡姐邀请我和雅新去楼下吃饭,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有晓凡姐的爱人女儿,还有兰月亮论坛的大成、云中漫步论坛的彩云飞,这些都是雅心的网友.

席间,几杯老白干下肚后,我又进入了亢奋的状态,就像平常业务应酬时的那样,一首一首的朗诵自己的代表作,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彩云飞一定要我登录云中漫步论坛,把我的诗歌带去,我答应了,但作了一个约定,允许我当鬼子扫荡一次,刷一次版,以后按规定发贴,彩云飞说行呀,她作欢迎词,给云中漫步来个视觉强刺激.彩云飞比雅心稍矮些、长得挺秀气、挺豪爽的,性格有点像男子汉,我们这算是在现实中先认识,然后再在网络上相会.大成中等个、浓眉大眼、喝酒很实在有点上脸,脸红扑扑的挺可爱,该照相的时候已经有些打晃了。

我在想网络是虚拟呀,可是从网络走入现实的朋友,却都以坦诚相对,我尤其应该感谢网络,没有网络就没有我的文学之路,因为,我的书法很糟糕,自己的字体自己都看不上,不愿意在纸上动笔,尤其坐在桌子上憋诗,我是写不出东西的。唯独上了网,在银屏边上,不管网吧再喧闹,游戏声、聊天声再嘈杂,我很专注不会有任何事让我分心,我敲击着感动自己的文字,并为此快乐着每一个黎明与黄昏。一个快乐的夜晚就这样匆匆的离去了。

五号早上,我六点就醒了,再也不想蜷缩在床上,下楼呼吸了一下黎明清新空气。衡水的早晨很美,太阳升起来了,白云也映着银色的明亮,碧空呈现着很纯净的蓝色,这是多么美的北方天空呀。

八点半,随晓凡姐在另一所宾馆吃早餐,她的女儿毛毛坐在我对面,我问她:“你上几年级了?”她噘起了嘴说:“哎呀,你们怎么都觉得我那么小呢?我都要结婚了。”我的妈呀,这反差也太大了吧,我一直觉得她是个初中生呢!她长得很乖巧,是天生丽质的那种美女,怪不得不显年龄,这个问话算我赞美她吧!我想她心里会很高兴的。

晓凡姐的居室十分宽敞明亮,她有自己的琴房书画室,我只知道晓凡姐爱好文学,却不知道她的绘画技艺非常精湛,她曾获过多次国家级的大奖,是书画院的高级画师。这真是太荣幸了,我忽然有一个想法,想得到晓凡姐的一幅墨宝。来一趟不容易,我把这个非分的想法提出来了,晓凡姐很爽快的答应我了,我的高兴劲甭提了,我在好几幅画里挑了一幅工笔的梅花,因我的本名里有个“松”字,而松、竹、梅又是岁寒三友,所以我也喜欢梅花,这凌风傲雪的精灵!我的作品里也有不少写梅花的诗作,晓凡姐的梅花画得很精致,每一片叶子都象精雕细刻上去的,我真是爱不释手,等我装裱完一定拍一幅清晰的照片给姐姐寄去,再配上我的一幅对联:“红梅傲霜俏冬寒、青松凌雪笑春风”挂在客厅中堂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们谈着话,毛毛的歌声不时从旁边的屋子传来,因为她是学声乐的,我就从网上把我的歌词《花儿与少女》调出来,让晓凡姐打下来送给她,希望她能谱成曲作为首唱歌曲,知道她今年圣诞节结婚,我把我的诗歌《让据有灵性的万物见证我们的爱情》送给她和她的爱人,让他们体验爱情恒久的热度!

时间总是那么短暂,分别又总是不可避免,我带着欣喜而又留恋的心情,和雅心继续北京的旅程,在衡水火车站几次看到雅心伤感的表情,都被我巧妙的化解了,我知道她和晓凡姐姐的感情胜似亲生姐妹!

在通往北京的火车上,莫庸不断地给我发短信,“林河大哥和雅心老师上车了吗?”“林河大哥我在北京西站了。”莫庸是我在天纵网上熟知的,开始北京之行前,我们聊过视频,知道他是面容白晰、清瘦的学子,他的诗歌比较晦涩、黯淡,我不知道他有过什么挫折经历,他说他很崇拜我,他喜欢我诗歌的阳光明快,敬佩我有过创业的艰难经历,他是东方大学城经济技术职业学院文学社的社长,他说他把我的代表诗作都打印了下来分发给学生了,他还请朗诵得好的女生在文学社的活动上朗诵了其中的《有一种牵手叫做爱情》、《长跪,愧难当!》,其中,《有一种牵手叫做爱情》朗诵完竟有个女生感动得大哭了起来,这是我感到很欣慰的,自己的作品能被人欣赏,能引起读者共鸣,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也急于想见这些可爱的当代大学生!同他们交流,同他们探讨当代诗歌的发展与走向。

火车到站了,我从车窗边上已看到了莫庸,我给雅心说:“看,穿黑夹克的就是莫庸。”下了车,很快见到了他,他是买站台票进来的,我被他的热情感动了!莫庸个子不高,一看就是南方人,他伸手就把我提着的行李接去了,出站后我们坐车去了人民大学,接另外一个诗人黛琪,这也是莫庸他们学院安排陪同我前往的,在等待黛琪的过程中,天有些冷,雅心因穿得单薄坐进了车里,而我和莫庸谈起了诗和晚上我要讲的内容,我把许志摩的《再别康桥》、顾城的《早春》、汪国真的《默默的情怀》、舒婷的《神女峰》、席慕荣的《白鸟之死》背诵给他听,都是这些著名诗人的代表作,还背诵了我的一些诗作,他很惊讶,佩服我的记忆力和对诗歌的执著和热爱。他说如果晚上这样发挥,会让同学们震惊的!

北京的交通成问题了,不知道2008年奥运会时会不会有所改善。莫庸和文学社的老师、同学们约好了到东方大学城七点开始作讲座,因为堵车黛琪六点多才到,又因为堵车我们出城走了四十多分钟,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作讲座的时间得推到八点左右,我心里觉得对喜欢我诗歌的学生们特别抱歉。在衡水吃早饭的时间很晚,又吃得很饱。中午,我和雅心都不饿没有吃饭,现在雅心和我都感觉很饿了,黛琪也是一样,看出她忙碌了一天,疲倦地靠在车坐上睡着了,本来以为北京大学城在海淀区,我约了天纵网的天空飞雪一起去大学城见面,没想到东方大学成在廊坊,我赶紧电话通知飞雪,她感到很遗憾不能见到雅心了,我们今后几天会在北京见面的。

到了东方大学城北京经济技术职业学院,学生们已经在那里等了多时了,我们也顾不得吃饭了直接就去了会议室,迎接我们的是热烈的掌声,我则抱以深深的歉意,大学生的热情我实在不愿意挫伤他们,多么可爱的大学生啊!

学院的老师把我安排在长桌正中的主讲位置,黛琪、雅心在我的左右两侧,学生们在长桌纵向的两侧,还有的坐在沿墙边摆的椅子上,大约有三十多人,后来,我知道有些同学因为我们的迟到离去了,真是遗憾!

我来大学城前,莫庸已把同学们关心的问题汇总给了我,我也作了准备。

一、为什么我作为一个企业营销部门的经理,在当今诗坛不景气的情况下,还这样热衷于诗歌创作和自己的工作不冲突吗?

二、短短的两三年内,为什么能创作出如此多的诗歌作品,而且不乏佳作?灵感是怎样来的?

三、写了那么多爱情题材的作品,是不是感情生活很浪漫?

在给同学们第一个问题作回答时,我用小勇有很多各行各业的球迷朋友,我有很多各行各业的文学朋友,这对我们的营销工作帮助很大的事作为例子,阐述个人的爱好和事业是能够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对于热衷于诗歌创作最关键的是我热爱文学、热爱诗歌!

第二个问题,我总结了灵感来临的六个方面:

  一是最早写诗是模仿汪国真的作品,记录自己感情体验的最真情感和爱情的记忆,也有一两首能看得过去。但因为生活阅历的贫乏、文学功底的浅薄,最真的情感却写得很平淡、有的也很做作。

  二是从2002年上网后,阅读别人的散文、诗歌,有感而发形成情感共鸣,以诗歌的题材进行回复,大约有三百多首这样的作品,以随笔的方式结集,虽然,创作速度很快,但因为很直白,诗歌又很个人话,不到一年就不再涉猎了。不过这中间有几十首佳作,象《遇见你,在最美丽的瞬间(组诗)》、《父亲、母亲和我(组诗)》收入了我的《飞向太阳》诗集。

  三是从2003年初,开始阅读别人的文集,概括大意用诗的语言给网友和历史人物画肖像,写得很慢大约写了60多首,因为太累后来也不写了,不过出了十几首佳作,象《逍遥过客》、《闯王》、《西楚霸王》、《乱世枭雄-刘邦》等收入了我的诗集。

  四是在网络上和网友限时对诗出灵感很快,但多要在第二天进行再加工,不过古体的绝句较多,现代诗少一些,也有一些佳作如《苦与美的伤》、《祖国之恋》、《激情燃烧的岁月》收入了我的诗集。

  五是最近一直在作的诗歌配画,上网的时候到贴图网站,搜寻能给我带来灵感的图片,自己身临其境地去感动自己,然后再把意境用诗歌的语言形式提炼出来,形成了美景、情感、音韵、加联想林河诗歌让人身临其境的多维效果,并形成了现在的林河诗画风格。我至今仍乐此不疲。这期间出的佳作也是最多的、收入诗集的作品也最多,象《有一种牵手叫做爱情》、《长跪,愧难当!》就是这类作品。

  六是因为诗歌是感性的东西,理性的人是写不出感人的诗歌作品的。因此,写诗的人有一点微醉的感觉是对创作很有帮助的。那个时候,语言是以一种缥缈的声音飘来的或文字是从额前走过的,自己只管敲击键盘记录语句就可以了,黛琪和雅心都有这样的创作经历,深有同感!我的佳作《挂念你是上苍的恩典》就是在微醉的状态下完成的,我没有作任何修改。这种感觉穿插与前面所讲的五个方面里,当然大醉后写东西,一定是胡言乱语的。

第三个问题比较有趣,莫庸曾问我是不是不好回答,我笑了说很好回答,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且已是人到中年,关于感情上的事,象暗恋、初恋、热恋、失恋的经历都曾有过。现在是网络时代,网络的写手不乏发泄之作,在读别人的文章时,细细品味他们的情绪,让他们的情感在自己的心中流淌,然后用自己的诗句加以抒发感动自己;当看到一幅令我动容的画面时,从封存的记忆里调动情感让她们跃上心尖,于是,键盘也轻快的跳跃起来。在座谈会上,这个问题,我是让雅心代我回答的,因为雅心也是高产的网络作家,我们交流过,她也经常用自己的文字,流淌他人的情感。雅心说最怕别人把我们的文字和我们自己对号入座了,因为我们是作家,我们用自己的笔,替别人抒发情感,从而形成优美的文字,感动大家。

这个问题回答完,学生们开始就文学方面的知识向我们提问。这时,黛琪让我先休息一会儿,她来回答,这倒给我解围了。因为我是学理科的,文学方面的知识不成系统,黛琪是中文专业的,她是新浪网文化频道的编辑。在来北京之前,我从网上搜索到了她的主页网址,品味了她的代表作《五月的歌》,写得非常清新、自然、象娓娓耳语和雅心的作品有些相似。在她给学生们回答问题的时候,我开始佩服她渊博的文学知识了,她,再也没有车上的困顿样子,以优雅的姿态给学生们讲述诗歌理论方面的知识,我特别佩服有才华、文学素养高的人,也敬佩她的敬业精神!

我们和学生们的座谈大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文学社的指导老师、文学硕士学位的王校,知道我们几个都还没吃晚饭,提议早些结束。这时,热情的同学们簇拥上来,纷纷要求和我们合影留念,有几个女生对我说:“林河老师,能不能和你握手。”我说:“当然可以。”我对同学们说:“我的诗集正式出版后,我还会来这里。”同学们说:“我们期待着这一天呢!”我们能受到同学们的欢迎和热爱,我感到非常高兴!

讲座结束,在外面的酒店吃完晚饭后,黛琪、雅心和赶来这里看望她的妹妹,随王校去了教师公寓,我则受莫庸的邀请,去了他在校外租的居室并作了长谈,他说今天来的学生,有些是别的学院的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了就来了,这次座谈的消息,将在最近的院报上刊载,到时候把院报和照片一起给我寄去,和他的谈话中我知道了,他家里没有给他资助,他完全是在勤工俭学,这真是太不容易了!这我明白了,为什么他的诗歌格调那么黯淡了,我从多方面开导他继续求学,人生总有低谷坚强的走过去,必然有一方明丽的天空在前方等着他!

六号早晨,莫庸陪我们吃完早饭,并坐校车陪我们出了大学城,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去,这也是我第一次见的网友啊!人生总有些事情让人感动,让人记忆一辈子,看着莫庸远去的身影,我的实现模糊了!

莫庸一离开,雅心就给我手里塞200块钱,她说路上的交通费都是我出的,我死活不要。我说:“谁让你给我父母和孩子买那么多东西。”她说:“一码归一码,咱们是哥们儿,亲兄弟明算账。”我说:“反正,我不和你算!”雅心于是收回钱和她妹妹在一边聊天。我在想一件事,我和雅心呆了四天,光知道拎包、提行李了,在一起还没握过手呢!其他人包括她的妹妹都握过手,到北京西站分手时,一定握手道别!可是车还没到北京她和妹妹要逛商店先下车,她匆匆过来把钱丢过来就笑着跑下车了。她说:“林河哦,省得给你寄了。”咳,雅心真是,让我说什么好呢?相伴了四天,连手也没握就分别了。我爱人恐怕还吃着醋呢!雅心给我的钱多了,我还得给她寄回去,送她一张我珍藏的建国五十周年纪念币吧,祝她和爱人白头偕老、共渡金婚。

我下车后,按参会通知的路线,在十点多赶到了京丰宾馆,参会的人已来了不少了,我登记完看了看通讯录,知道东营市还来了一位久仰大名的老作家曾庆祥老师,他写过长达四十万字的地理志《东营沧桑》,我查到他的房间号去拜访了他,老作家已白发苍苍,他的文稿都是一笔一画工整的用笔写的,真是好辛苦令人敬佩!我看过他的作品,写得磅礴大气。他还签名送了我两本他的新书小说《石油大家庭》、报告文学集《胜利之光》,他对我寄予厚望,他说我的财富就是年轻!我上北京前,父亲叮嘱我一定要谦虚不要太牛。我给父亲说我到北京去参会哪敢不谦虚。中国的能人太多、有文采的人也非常多,去参会的人看起来很平常,但只要看一下他们的简历,都是一大堆眩目的头衔,确实都很有才!

从曾老师那回来,看了一下日程安排,今天下午,没有安排可以自由活动,我给天空飞雪说了我的日程安排。看她哪天有空,她说她在加班,八号下午来看我,我说好的,不过,不一会儿她就又来电话了,说晚上来看我并请我吃饭,我说我们有餐票,她说难道比她请的好吗?我不说了。

在等待天空飞雪来临的过程中,我的房间来了个新闻获一等奖的作家李立新,他签字送我一本他新出版的书《李立新诗集》,他的作品和我的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明快、有激情,但他的语言还停在六十年代红卫兵时期,他说受那个年代的限制,语言风格不好改了,他说我的诗歌他还能看懂,很多现代诗他看不懂。我答应他我的书出来就给他寄一本去互相交流一下。

下午快六点了,天空飞雪打来电话,说她到了在一楼大厅,我坐电梯下去,来大厅寻找天空飞雪,她见过我的照片,我可没见过她,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在天纵网她的作品我常看,文字功底非常好作品也很多,只是她的诗排列格式成了定式,一句只几个字符非常限制感情的抒发,这种句式能出佳作,可是比例很小不会很有张力的。

在大厅的沙发上有两位女士,我不知是哪位正在犹豫,这时,天空飞雪认出了我说:“您,就是林河老师吧.”我说;“你是天空飞雪。”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这才仔细打量飞雪,她倒不像北方人,有些江南女子那种小鸟伊人的样子。从她的谈话中知道她在北京某信息机构任职,我们出了宾馆在就近的酒楼边谈边吃饭,我把她的诗我读的感觉和雅心读的感觉都告诉了她,我还把我在大学城的讲话内容给她复述了一下,我说咱们每写一首诗自己应该是满意的,但是不是佳作自己说了不算,要看大家的评价,她说我和她的谈话,她很有收获,这也令我高兴!回到宾馆,我送了她一册我的诗集打印本,并合影留念,她要挽着我照,我说可别飞雪,雅心到我家我爱人都吃醋了。晚上她回到家她给我发来短信:“大哥,谢谢给小妹的指点了。”最近,她的诗风格变了更有意蕴了,我向她祝贺,他说是大哥指导有方,这样我在北京有多了一个妹妹。

七号,九点我们五百多参会人员,随十辆旅行车去了人民大会堂,“中华纵横”诗书画颁奖仪式的参会影碟里,只有我的一个镜头,这次,我遇到摄影机就招手致意,希望能在影碟里看到自己,在进大会堂时,大家把手机关闭,钥匙、奖章等金属物品放在了小托盘里,人从扫描检查仪通过,对于我这种高大身材、健壮的人,这次多了搜身一项,因为最近恐怖分子比较猖獗,大家也理解保卫部门的严格。

进了大会堂,人们分别在庄严的大会堂里,各种气势磅礴的壁画前留影,到了大会堂的三楼,先进来的参会人员已在合影架上有秩序的站立等候了,一会儿,看见关牧村了,她是大家熟悉的女中音歌唱家、全国政协委员,我是听着她的歌声成长的,大家也很兴奋,报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她的到来。因为有纪律和他相邻的人纷纷和她握手,我在最高一层,只能看着她鼓掌予以致敬。接着,加拿大籍相声演员大山来了,小品演员潘长江来了,评剧艺术家戴月琴来了、刘立明来了,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李瑞英来了,政协副主席阿部来提.阿部都热西提和李蒙来了、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傅铁山来了,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参会代表,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合影结束后,我来到了小礼堂,参加第四届新世纪之声《共和国赞歌》征文颁奖仪式。大会在李瑞英的主持下有条不紊的隆重举行着。获奖人员依次上台接过象征荣誉的奖杯证书,喜悦的心情荡漾在获奖代表们的脸上。这庄严的一刻也印在了人们的闪光的记忆里。

大会结束前,关牧村、戴月琴、大山给大家表演了节目,这么近的欣赏这些艺术家的表演,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这和看电视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大家都沉浸在于艺术家零距离的接触中。最后表演的是潘长江和他的恩师刘立明,潘长江说:“大家看我又多帅,就知道我师傅有多帅了。我师傅既是我的师傅又是我的老爹,没有他就没有我潘长江的今天。”然后师徒二人表演了《许九经升官记》的片断,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潘长江和他师傅的影子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下午,按照会议日程,代表们随团驱车去了天坛公园。

在天坛公园门口,我正在观赏。这时,一个代表过来,让我帮他照张像,我看他和我年龄相仿,我说这样吧咱们结伴。你给我照,我给你照,他也很高兴,聊天中知道他是内蒙临河市文体局的副局长唐韬。好有缘分啊,他们市和我的笔名同音不同字,这就够巧的了!他是音乐系学美声唱法的,他原创的歌曲《思念》很优美也很深情,我把我作词编曲的歌曲《最美的回忆》唱给他听,他说挺优美的还具有流行歌曲的元素,可以记下谱研究一下。我还把我的获奖诗歌《祖国之恋》朗诵给他听,他说特别适合美声唱法,我想我们会有合作前景的,他邀请我有机会去临河市,我说回去后我在给他写几首歌词供他参考。

八号上午按照会议日程,开始了座谈交流,会上一个人吸引了我的目光,这就是潘长江的师傅刘立明老前辈,没想到他和我们住在一个宾馆,他是“中华英才”奖杯的获得者,他在会上又为我们演唱了评剧的唱腔的片断,更巧的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不期而遇。京丰宾馆代表们吃的是自助餐,三四十个饭菜品种,一样一小勺就够饱的了,饭菜质量也不错,我选好饭菜坐定。这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身边坐下,我说:“您是刘立明老师吗?潘长江的师傅?”他说:“是的。”我说:“能认识您很荣幸。”他说:“认识你们也很荣幸,你们是文化英雄!”一会儿我和他谈起了诗歌,他对我的诗歌看出来很感兴趣,他说:“能不能给我几首你的诗歌,我把它用戏曲的形式唱出来。”我说:“可以呀,中午您休息一下,下午两点以后我去拜访您!”

  中午,我就不能休息了。在信纸上默写两遍《闯王》、《西楚霸王》、《祖国之恋》、《最美的回忆》,给唐韬拿去了一份。下午两点多,我来到了刘老的房间。刘老很平易近人,热情的接待了我,他说中午没休息,刚送走了几个拜访他的人。他对我的作品大加赞扬了一番,他说要有好词才会有好的唱腔,老唱过去的没有突破就不行。这时,来了一个记者,是位叫张天儒的作家,说要采访参会代表,我说要采访就采访刘老,他是潘长江的老师,张天儒很高兴,说晚上再来带上采访设备,我看刘老有些疲倦,说晚上我也来采访。

晚上,七点半,我带上采访本来到刘老的房间,张天儒,还有一位女士,已经拿着微型录音机开始采访了,我在一边用本子记录,我知道刘立明老师是评剧小花脸的泰斗,他的《徐九经升官记》家喻户晓,堪称德艺双馨的老评剧艺术家,这样近距离的采访他,我真是太兴奋了,他把潘长江拜师的花絮娓娓道来:

20世纪70年代末,在长春评剧院做演员的刘立明已是评剧界闪亮的明星,各地找他拜师学艺的人络绎不绝,但他从不轻易收徒。当时,潘长江在铁岭评剧团做演员,他把如日中天的刘立明当做偶像,做梦都想拜刘立明为师。可是刘立明对潘长江的形象有点不看好,觉得他太矮,一直没有答应,潘长江转而通过刘立明的同行兄弟刘志鹏求助刘立明的母亲。

1982年严冬的一天,刘立明正在院子里练嗓子,刘老太太领着矮个子青年潘长江推门进来了。进屋后,没等刘立明嘘寒问暖,刘老太太已开口:"立明啊,娘领来一个孩子,你就收下他吧。"潘长江何等机灵、乖巧,赶紧上前三鞠躬,不等刘立明说话,就自顾自地唱起刘立明的段子,而且唱得有板有眼。刘立明听着听着,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潘长江见状,顺势双膝跪倒在地,双手一拱:"徒儿献丑了,请师父指教!"说完,从背兜里取出两瓶茅台酒,端端正正地行拜师礼。

拜师后,几乎每隔一星期,潘长江都从铁岭跑到长春聆听师父的教诲。他很少空着手去,每次都带一些开原大米、铁岭大葱、大蒜什么的。那些东西虽不值几个钱,但刘立明十分珍惜徒弟的一片情意,把本事倾囊相授。而且,特别注重对潘长江艺德的培养,教诲潘长江:“要学戏先做人。”即便是现在潘长江已是功成名就,他也经常规矩地聆听师傅的教诲!有一次,可能是潘长江的戏迷请潘长江签字,因为他已签了很多了,手有些酸,有些不耐烦甩手了。下来刘老就给他讲;“不能这样,那都是你热情的观众,离开了热情的观众,你的艺术就失去了生命力!”

刘老还把潘长江尊师和收徒的的一些花絮,讲给我们听,我记得不太详尽,大家在一些有关潘长江的报道里可以看到的,我就不再赘述了。采访完毕,我们合影留念,这是我一生中又一个难忘的瞬间!

九号早晨,听说我要走了,老人家还把我送到了楼下出租车旁,我们握手相别,我答应老人家照片和我写的有关他的文字,会寄给他的,他说以后他的唱段里会有我的作品。

经过六个小时的车程,我回到东营了,一路上都是这几天难忘的一幕幕,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年一年是那样飞快,能留在记忆力的又少之又少,像这七天这样丰富的经历真是难得,我记住了,七天,难忘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