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河的博客

亲,看看林河藏头诗集锦里林河是怎样祝福你的!

 
 
 

日志

 
 
关于我

中石化作家协会会员、空灵拳道荣誉顾问,,2004年出版诗集《飞向太阳》。2006年出版儿歌集《林河儿歌一百首》。2012年出版歌曲《风雨同舟》、《最美的回忆》高清DVD收录于中国东方原创音乐基地的《东方飞歌》第六辑中!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包办婚姻(上部)  

2009-11-22 13:19:54|  分类: 林河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包办婚姻(上部)

林河

引言:人生真的有许多奇怪的事情,你苦苦追求的那个人,他不一定就是你终生依托的那个人,而由于命运的垂青,突然出现在你身边的这个人,却往往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

除夕的钟声响起来了,顿时,屋外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地连成了一片。

弟弟元海和父亲也支起杆子,放起了鞭炮。解元杉走出了家门,在小区的街道上,观看空中不时飞起的五彩烟花,观看夜空中璀璨的群星,天真晴朗啊,可是,元杉的心中却思绪万千。终于过去了,让人难以回首的一年,让人难以忘怀的情愫。

没想到过去的一年,自己经历了情路历程的大喜大悲,想要忘记谈何容易,自从和许丽分手后,元杉着实痛苦了好一阵子,不过元杉还是记住了王校长的话,许丽连这么点事都担待不了,怎么能像父母那样挺过文革那样的动乱年代,怎么能度过那些缺吃少穿的艰辛岁月,怎么能和自己风雨同舟地过一辈子。

接下来的日子,元杉继续着自己教书育人的工作,把心思埋在工作中,渐渐地从失恋的情感漩涡中艰难的挣脱出来,他对自己付出的真情并不后悔,他知道如果不曾用心爱过,又怎么能有这切肤的伤痛! 

不过,他对王校长的不近人情,却深感伤心,觉得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不值得,他有了离开犀角中学回中城区的想法。

新年钟声响起的前几秒钟,元杉走到窗前,在心里默默地祝愿着,祝愿着曾经给了自己美好感受的许丽,新春快乐!今后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去年的新春在期盼着和许丽的见面,而今年却已物是人非。

天亮了以后,元杉帮母亲下水饺,元海和父亲在外头放鞭炮,吃完水饺,元杉和往常一样,出去给几个好友拜年去了,九点钟左右才回到家。这时,母亲在给远方的亲戚电话拜年,父亲和往年一样,去参加市里的团拜会了。

这两兄弟从小就爱下象棋,起初,父亲教会了元杉,元杉下棋下上瘾后,因父亲工作总忙没时间和他下,他就教元海下,元海学下象棋还真下了点功夫,跟哥哥学会“马走日、象走田、炮打翻山”等象棋的基本步骤以后,就经常车、马、炮地自己摆棋研究战术。开始,元海下不过元杉,后来,元海渐渐地占了上风。那年头有个相声《下象棋》,那里头气人的损招,元海都会用,只要逮着空吃掉元杉的车、马、炮中的一个,嘴就不闲着了。就哼哼《追捕》的曲子来气元杉,经常是,两兄弟下一会儿就不欢而散。元杉下败了不甘心,过两天又找元海再战,元海就得要元杉摆棋,两兄弟十几年来,总是为下棋斗嘴,下象棋如此,下围棋也是如此。元海与元杉比学习成绩他比不了,小学时经常因考试成绩不过关,常被母亲罚着跪搓板,好歹在下棋上赢了元杉,他才能有了些成就感。

元杉和元海在小屋里,按老套路开了局,布局两兄弟路数都很熟,到中盘厮杀时,元杉一个疏忽被元海踩掉了车,元杉心里一凉,不好要输了,元海开始得意了,眉飞色舞了起来,又上了几招棋,元杉渐渐招架不住了……

这时,门铃一响,元杉赶紧去开门,索性逃开将败之局,原来是父亲喜气洋洋地回来了,元杉一看父亲那么高兴,忙问父亲有什么喜事,父亲就将自己今天的见闻给元杉讲了起来……

元杉父亲是市政协副主席,春节一早就按惯例去市府,参加团拜活动,和市直机关的领导班子成员互致问候,团拜结束后,他又和往年一样,特别去看望了一下,对自己有知育之恩的原市委邢书记。

碰巧的是自己在机械学校时的制图老师齐国祥也在场,他们可是四十年的师生关系了,齐老师比元杉父亲大七八岁。齐老师用陕西话对元杉的父亲说:“我女娃儿齐雪芳,今年二十四了,还没有合适的人家,你看看你周围有没有好小伙子,给她介绍一个,工作没啥,只要人好就行!” 元杉的父亲询问了一下齐雪芳的情况,原来,齐雪芳也在西城区,在犀角镇中心小学任教,身高1.69

 父亲说到这,元杉明白了,父亲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了,元杉觉得齐雪芳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她具备的条件和自己心中的伴侣标准也较吻合,很愿意去看看。正好是大年初一,父亲提议下午元杉陪他去给老师拜年。不过就这样去,让人一看就知道来意,不如带上弟弟元海一起去,做个礼节性拜访,应该说得过去。

春节下午,父子三人到齐国祥老师家拜年去了,齐雪芳高挑个儿,身材匀称,眼睛细长,好像老是在笑,感情元杉和齐雪芳在犀角镇见过面,都是老师,联谊活动上碰到过。但那种场合,人挺多的没有进一步的接触。

今天,齐雪芳见到同在犀角镇任教的元杉也有一种亲近感,不时和元杉聊几句犀角镇的风景和教育口认识的人,元杉父亲和齐老师相视而笑!

父子三人回家后,父亲给齐老师去了个电话,问一下,齐老师对元杉的印象,齐老师很含蓄地说:“小解,孩子们的事,我看咱们现在就不必操心了,让他们去处处看,他们在同一个地方教书,来回互相还有个照应。”

寒假后,元杉回到了犀角镇中学,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停当后,想起了春节见过的齐雪芳,他给南犀角小学教务处打了几次电话,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索性不打了。

南犀角小学的教师公寓楼他是知道的。晚饭后,元杉向社区公寓遛去,他的心情是平静的,觉得两人各方面都挺合适的处一处挺好。   

再说,齐雪芳虽然不象许丽那样,有一见倾心的美丽,而是,给人一种看起来很舒服的感觉,就是人们常说的,有一种美丽叫作惊艳;有一种美丽叫作耐看,齐雪芳大概属于后一种。

想着想着元杉已来到了社区公寓楼,登记后,没费多少劲就查到了齐雪芳的房间号,元杉上楼觉得挺自然的,本来嘛,两人都在中城区,父母又有渊源关系,就是当作看看姊妹也是正常的。

元杉敲了敲门,门开了,齐雪芳见是解元杉,有点惊讶。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让元杉屋里坐并给元杉介绍来自己屋里串门的好友于蕾。于蕾见元杉来找齐雪芳,赶忙起来推说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做匆匆告辞了。

送走了于蕾,齐雪芳对元杉说:“你咋找过来了。”

“这就巴掌那么大点地方,找过来还不容易。不过,咱们都在中城区住,前两年,回家怎么没见过你坐交通车?”元杉回答着并发出自己的疑问。

“噢,我回去次数不多,有时,是搭便车回去的,不过,在坐车时,碰到又能怎么样呢?毕竟,咱们不熟……”说完这句话后,齐雪芳脸红了,眼神飘象了窗外。

元杉注意到了这一点,说道:“我觉得咱们俩挺有缘分的,父母几十年前就认识,咱们又在同一个地方上班。”

“我可不想在这呆了,离家那么远,我想回中城区,这太偏了。”齐雪芳说。

“我也想回中城区,不过,我对这的优美环境还是挺喜欢的,你看春天来时,整个小镇都弥漫着槐花香,清晨出去跑步感觉特爽。而且,我很喜欢月牙岛,唉,小芳,抽空上月牙岛去玩一趟怎么样?”元杉说。

“现在太冷了,上岛风太大,初夏去最合适,我也很久没去了,到时候再说。小解,屋里太焖了,出去散步好不好,我每天晚饭后都出去的,本来于蕾是来陪我的,你一来她就不去了。”雪芳说。

元杉没想到,他和齐雪芳算上联谊会上那次。这是第三次见面,可是又好像两人已认识了很久了,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心有灵犀。 

齐雪芳不像李雪华那么遥不可及,不像杨晓兰那么喜怒多变,不像许丽那么活泼撩人,她透着一种稳重贤淑的气质,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很到位、得体,和她在一起没有压力感,元杉愿意接受这样的邀请。

人生真的有许多奇怪的事情,你苦苦追求的那个人,他不一定就是你终生依托的那个人,而由于命运的垂青,突然出现在你身边的这个人,却往往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

这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路灯多数亮了起来,还有几盏在扑腾着挣扎,天空象灰色的幕布,星星在上面忽明忽暗地捣乱,风不大扫过面颊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天气有点冷进入鼻腔的清凉爽彻了心脾,从来没在早春的夜晚遛街的元杉与雪芳在一起,体验到了一种独特的感觉。犀角镇的冬天本来就不算很冷,料峭的天气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我在冷天很少晚上遛街,没想到和你在一起感觉挺好的。”元杉轻轻揽了一下雪芳。

“我在中师的时候就养成了这个习惯,恐怕以后还会继续,愿意陪我吗?”雪芳说。

“我会常来的,只要没有晚自习。”元杉回答着心里却为之一动。和杨晓兰、许丽在一起时,恋爱关系都是挑明的,而和雪芳谁也没说。

不知不觉中夜深了,当两人都感觉有些疲惫的时候,他们也遛回了社区公寓门口,望着雪芳上楼的背影,元杉的心湖开始波动了。这难道就是将陪自己一生的人吗?

接下来的日子,元杉和雪芳的工作都和往常一样正常运行了,渐渐地春暖花开了,街道上也弥漫着槐花的香气。现在,好像元杉和雪芳已经有了默契,周二、周六晚七点二十分,元杉来到社区公寓楼下,而这时,雪芳也刚刚下楼,他们几乎没有约过时间,但总是这么巧合,有时是于蕾和雪芳遛下来看到元杉,于蕾又借故走开,元杉来之前,少不了要收拾一下穿戴,再悄悄地往身上洒一点古龙香水,遮挡一下身上淡淡的烟味。

和许丽分手后,元杉学会了抽烟,他觉得自己要思考一些问题,象对工作和爱情的认识,对人生的参悟等等,据说烟可以提神。

这是开学一个月后的一个周六,雪芳下了楼,元杉迎上去。

雪芳说:“小解,今天去看电影吧,在大礼堂《鸳梦重温》。”

“这个片子特好看,百看不厌!在师专包场时看过,很感人的片子。”元杉急切地说。

雪芳说:“那走吧,快开演了,我们发的票,于蕾把她的票给我了。”

“那得谢谢于蕾!”元杉说。

“走吧。”雪芳拉了一下元杉。

要说《鸳梦重温》这个电影为什么总是久映不衰,和它离奇的故事,演员感人的演绎分不开的,虽然,是黑白片却还是很叫座。

电影的梗概是这样的:

史密斯上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了记忆,逃出精神病院后,结识了善良美丽的波拉小姐,两人相爱并结婚,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在一次车祸中,史密斯终于恢复了记忆,但却记不起与波拉一起共度的时光,因此从波拉的生活中永远的消失了。恢复记忆的史密斯真名叫查尔斯,他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几年后成了工业巨头。痛失爱侣的波拉不甘心命运,她在查尔斯认不出的情况下应聘作了他的女秘书,再次用如海的深情,带泪的呼唤,换回了爱侣那尘封的心灵,两人再次相爱并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故事曲折离奇,再加上著名影星罗纳德.科尔曼、葛丽娅.嘉逊的真情演绎,一部片子荡气回肠,给人留下深深的记忆,在观看时,雪芳痴呆呆地融入电影的氛围中,元杉被记忆恢复后查尔斯对波拉的深情表白所打动,忍不住用手在雪芳的脸上轻轻抚摸,感觉特别光润、感觉如梦似幻,这一刻在元杉的心里留下了永久的回忆。

出了影院,两人还沉浸在电影温馨的余韵里,聊着电影的剧情,沿着小区的街道两人遛到了公园的湖边。

今天的月色明朗而柔媚,浓郁的槐花香,象一只小夜曲,在夜空中荡漾。前年也是这样的夜晚,元杉和杨晓兰在同样美的氛围中伤感的分手,今晚,他们会怎样呢?
  现在已经快五月份了,天气不算太冷,湖面上的水波悠悠荡荡,柳树的枝条轻轻摇摆,非常富有诗情画意。
  元杉拉了一下雪芳的手,雪芳颤微微地好像失去了知觉,元杉被雪芳羞涩的表情、微微地莺韵,惹得激情澎湃,他一把把雪芳拉了过来,尽情地亲吻着雪芳光洁的脸庞、灼热的红唇,她感觉到了雪芳轻轻地颤栗。
  元杉昵喃着说:“丽丽,我爱你!”
  雪芳沉醉了一回儿,一把推开了元杉,说道:“你说的什么?”
  元杉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怎么许丽的影子还在自己心中?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醒一醒,元杉啊,元杉!你怎么会这样?!
  雪芳说道:“你究竟是和谁在一起,我是谁?你是用什么样的心境和我对话?”
  “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元杉怯懦道。
  接下来便是默默无言,雪芳向公寓方向疾步走去,元杉在几步后紧紧跟着,心里有些懊恼,也有些歉意。
  在雪芳上公寓楼台阶时。元杉快步赶上拉了一下雪芳的手,雪芳回头看了一下,没有什么表情,就匆匆上楼了.......

这一夜元杉失眠了,回忆着和齐雪芳相处的分分秒秒,检讨着自己的过失。他扪心自问:你爱齐雪芳吗?不知道!还爱着许丽吗?说不清楚。什么是缘?没有答案。可是你和齐雪芳最有缘分,父母几十年前就相识,她各方面都和你心中伴侣的标准相符合,用一点心吧,忘掉过去!可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你呢?

这一夜雪芳也失眠了,她心里有气,一直在心里嘀咕着:今晚的兴致多好啊!当我看到查尔斯认出了波拉,真的好激动,公园的气氛那么好,让我享受有人关爱的甜蜜。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天庭中的女孩与伴侣是散了,流落到人间孤独的面对过往的旅伴,虽然也有和我同路的,可总是匆匆过客,在心里留不下印记,我回不到从前了,可是当遇到他,心里却有冥冥中的感觉,他就是我要找寻的失散的伴侣呀,可是他却呼着别人的名字,令我委屈!

星期天,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元杉一觉起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他对昨晚的事情,还有一点懊恼,觉得有必要给雪芳解释一下,他给小教公寓,打了个电话,说找齐雪芳,但没说自己是谁,他怕说是自己雪芳不接电话。

电话里传来雪芳的声音:“喂,你好!我是齐雪芳,你是哪位?”

元杉声音有些颤抖说道:“你好,小芳,我是元杉。对不起昨天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今天是星期天,你有空吗?我想给你讲一讲我的过去。”

电话里是沉默 ……一会儿雪芳的声音传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忘掉了,今天我要去看我的一个大姐,有机会再聊,好吗?”

“好的,谢谢你!你忙吧!”元杉等对方扣下电话,才把电话挂了。

这天,齐雪芳去了一个自己比较信赖的同事张月琴大姐家,她把和元杉相处的事给大姐说了,请她给自己参谋参谋。

应该说,齐雪芳在和元杉认识前,也处过几个男朋友,但是时间都不长,雪芳就提出分手了,她每次都上张大姐这来一趟。

齐雪芳总相信自己的直觉,她说原来人家给自己介绍的朋友,对自己也挺好的,但是心里没有特殊的感觉,家庭背景也不了解。这回不知怎的看见元杉,就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一样,其实,联谊会上,就注意元杉了,可是,没有机会接触,但是,他在自己面前却呼出了别人的名字,心里不舒服。

张大姐听到这里笑了,说道:“雪姑娘,我是过来人了,人这一辈子,姻缘都是命中注定的,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爱情,就是一种缘分,你也不小了,女人嘛相信自己的直觉吧!再说,你们两家有历史渊源,何尝不是一种特殊的缘分,你处了几个都不满意,也许就是等待小解的到来呢,叫错名字有什么关系,说明他很重感情,你原谅他一回,他会觉得你很大度,会对你更好的。”

元杉十点多,接到铁哥们儿卢俊的电话,叫他过去见一个人,正好,元杉不知道这个星期天怎么过就应约去了。

卢俊是元杉在中城区小学、中学的同学,比他大一岁,中等个长得比较敦实,有点象摔跤运动员,初中的时候有一阵个头比元杉高,一年以后元杉又超过了他。他中专毕业后,分到了犀角镇的一个玻璃制品厂,元杉和杨晓兰分手的时候,卢俊和他的对象李霞也分手了,他俩失恋后经常在一齐喝酒,谈论女孩的善变,有一点同病相怜。

卢俊和李霞分手的原因很有趣。两人处了一年多时间,一次两人在市场上,卢俊碰到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问他结婚没有,他拉着李霞的手开玩笑说:“这是我老婆,我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就因为这一句话,第二天,他俩就分手了,因为他们俩和元杉都很熟,常在一起玩,他让元杉帮他解释一下,希望能挽回两人的关系,元杉和李霞谈了一个多小时,把卢俊的为人都给李霞讲了,可是,李霞说卢俊这家伙没正事,满嘴的胡说八道,铁了心要和他分手。

元杉到了卢俊说的地方,这是一间50的居室,好友相见免不了互诉衷肠,谈到元杉呼错了雪芳的名字。

卢俊诡秘的一笑说道: “是你的打也打不走,不是你的请也请不来。你们再见面的时候悠着点,我看不会有事的,一会儿让你见一个人,我老婆!”

卢俊这样一说闹得元杉一头雾水,问道:“卢俊,你什么时候又结新欢了?”元杉记得他和李霞吹了后,元杉父母给他介绍过一个姑娘,人家看上他了,他却迟迟不答应。后来因为工作较忙也没怎么联系,没想到卢俊已经有对象了。元杉知道李霞去年正谈着一个男朋友,是犀角镇的也不知怎么样了。

这时,门铃响了,卢俊打开门,李霞跳了进来,这让元杉怎么相信呢?两人吹了一年多了,这又和好了!

李霞看见元杉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时,元杉倒是理直气壮,说道:“哟哟,李霞,不是说不和我们哥们玩了吗?咋又回来了呢?”然后,元杉把那年劝说她和卢俊和好的话又端了出来。

李霞一下子脸红了,说道:“小解,别提前几年的事行吗?我是浪子回家了。”

卢俊推了一把元杉,说道:“得了,伙计。别说了,今天让你在嫂子面前放肆一回,以后别再提这件事情了。”

元杉说道:“我说过嘛,看你们俩长得那么有夫妻相,准能成一家子。”

李霞看了一下自己,转了一下身,说道:“我没他那么胖吧!”

“会的,你是圆脸再胖一点比现在好看,哈哈!”元杉打趣道。

李霞踢了元杉一脚,说道:“哼,得亏我不姓朱,要不你真把我们这当猪圈了。”

元杉说:“不开玩笑了,这两年我们俊哥,可没找别的女朋友,一直对你情有独衷。你,我可知道,又找了个朋友是高中部的秦老师。”

李霞说:“这次,找你来还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说吧?能帮的,一定帮忙。”元杉回答。

“那次,和卢俊分手后,别人给我介绍了小秦,本来相处得还可以,我想老师都应该比较明世理的,可是这个人我觉得心理上有问题,很霸道!对我管得特别严,不允许我和其他异性来往,对比对比还是和卢俊在一起轻松有安全感。他从我们那借了一套桌椅,放在他们宿舍了,我想麻烦你找几个学生,帮我抬回来。我们刚分手闹得不太好,你们都是老师,可能会好一些。” 李霞对元杉说。

“好的,小事一桩,明天下午课外活动搬就行了,我觉得秦老师讲课讲得挺不错的。”元杉应承道。

星期一,下午,元杉帮李霞把桌椅搬回去了,秦老师挺客气的,元杉一点也没看出李霞所说的霸道.
  临放学时,教务处通知元杉,学校领导安排他下星期去中城区参加教学观摩课。这项活动汇集了本市六十多个中学的优秀教师,是一个教学交流的盛会。大约持续一个星期的时间,校领导要求元杉好好准备一下教学内容,争取取得好的名次,为学校争光!元杉打算把回中城区的事给雪芳说一下,看她回不回去。但他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雪芳现在对那件事的态度怎样。因为,今天自己有晚自习,只有等明天去的时候再说了。
  星期二晚上,元杉还是那个时间去了小教公寓,雪芳还是这个点下来了,平常,雪芳爱穿各色羊毛衫,外衣是黑色或褐色风衣,人显得比较稳重、飘逸,今天,雪芳下身穿的是褐色高腰裤,上衣是墨绿花色的小夹克衫,配上她亭亭玉立的个头,人显得活泼、精神,尽显女性优美曲线!
  元杉有点奇怪,一般老师都要备课、批作业,虽然小学没有晚自习,雪芳难道不批作业吗?
  元杉迎了过去,虽然,他还在为那天的事不好意思,但他打算不再提那件让自己揪心的事了,开口招呼道:“小芳,你每天都下来散步,不批作业吗?”
  雪芳好像对元杉呼错名字那件事并没有放在心上,说道:“上课的时候,充分利用课堂45分钟,根本不需要再布置家庭作业。”
  “下星期,我要去中城区参加中学教学观摩会,你回去吗?如果回去咱们一起走,坐我们学校的车,如果不回去,你需要带什么东西我帮你捎回来。”
  “我回去在家呆一天就回来,不坐你们的车了,我们同事张大姐的爱人答应派车送我。”
  “那你怎样把握课堂的45分钟呢?”元杉把话题引到了教学工作上面,看来雪芳很感兴趣,滔滔不绝得讲了起来.......
  “我觉得,现在许多老师还是喜欢在课堂上用板书讲课。定义、算式、应用题都用粉笔书写,占用了太多的课堂教学时间,对健康也不利。
  现在,咱们这已经用上了投影仪,备课的时候可以多下一点功夫,把需要用板书的内容做成投影片。
  这样,一上课就可以进入教学内容的讲解。我要求每个学生家长,给学生准备一块可以用作投影的玻璃板。
  知识点讲解完毕,就可以把不同类型的习题,在课堂上进行训练。一道题做完,大家对一下答案,把出现错误的同学的玻璃板,拿到投影仪上来,让大家讨论错误出现在哪里,大家都知道出错的原因了,就不会再错了。
  然后,让他们把玻璃板擦干净,再做其他习题。这样,做题速度很快,课堂容量大,我把需要布置的家庭作业,都在课堂上让学生们做完了,还有什么必要再另外布置作业?”
  “哟,齐老师的教学方法蛮先进的嘛,解老师受到了不少启发呢,真得谢谢你!”元杉俏皮的说道。
  “嘿嘿”雪芳笑了,说道:“你怎么这么酸呀,我一直这么教的,你不是吗?”
  “我一直用板书教学,不习惯用投影仪,我给学生布置的作业挺多的,家长反映不错,说我对学生抓得紧,每天都有作业做!我真的觉得你的教学方法好。”元杉解释道。
  “我这样做,当时,有些家长可不满意了,说我图清闲不给孩子布置作业,有个别学生家长,还到镇教委告了我一状,我给他们解释了,还是受了批评,当时真憋气!  
  后来,市里组织统考了几次,全年级前二十名都在我班里,这样,他们才没话说了。
  现在,每学年一开学,总有镇上领导要求把他们有关系的孩子送到我的班里来,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这样,元杉和雪芳你有来言我有去语,感觉时间过得很快,沿着犀角镇的街道,又遛回到小教公寓楼前,通常,两人分手的时间也快到了。
  临别,元杉对雪芳说:“星期四,我就不过来了,按你的教学方法我准备一下投影片,在班里试讲一下,教学观摩课后再见!”
  雪芳说:“这只是我的一点教学体会,但愿能对你又帮助,希望你能取得好成绩!再见!”雪芳上楼的时候给元杉摆了一下手。
  今晚,元杉和雪芳的见面对元杉有特殊的意义,一方面,他知道了雪芳并没有因为他上次呼错名字,而过分计较自己,他觉得雪芳很宽容、很大度,另一方面,通过与雪芳在教学方法上的探讨,他找到了应对教学观摩课活动的方法,他也开始从心里敬佩起齐雪芳。

  按照雪芳的教学方法,元杉重新调整了自己参加教学公开课的课堂步骤,当然,备课的过程比原来要辛苦多了,不光要写教案,准备教学模具,还做了好几张投影片,在班里试讲的时候,学生们反应热烈,教学气氛异常活跃。
  同样,元杉也要求每个学生家长为学生准备了可以用作投影的玻璃板,这样,一改变教学方法,课堂的教学容量大大提高,发现问题和纠正错误也很直观,也不需要尽找成绩好的学生爬黑板作习题了,每个同学都有机会把自己的算式展现给大家。
  但是,电化教学这时还不普及,不知道参加教学观摩活动的地点有没有投影仪,另外,那里配合教学活动的学生如果没有用作投影的玻璃板怎么办?把班上学生的玻璃板带上也不合适,玻璃这东西太沉又易碎。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元杉请学校领导听了自己一节数学课,学校领导们对元杉的授课方法给予了肯定,并把元杉的要求请示了市教委,市教委答应给予积极配合。
  这样,第二个星期,元杉按计划代表学校参加了在中城区举办的教学观摩课,参加本次教学观摩盛会的有本市五个区六个县四十多名优秀的数学老师。

元杉在未轮到自己讲课时,认真的观摩其他老师的教学过程,发现每个教师都有自己制胜的法宝,或板书特别美观流畅、或摄入课题的方法幽默有趣、或能够从现实生活中,寻找和课题相关的例子,也有使用投影仪教学的,但是,还好,发给学生的记号笔和有机玻璃板却没有一个老师用上,这就给元杉带来了表现的机会。
  本次活动结束,元杉以新颖的教学设计、活跃的课堂气氛、富于创新的教学模式,当之无愧的取得了本次教学观摩课比赛的一等奖。其他学校的老师也对元杉比较敬佩,说元杉不愧是市里推选的教学能手,应该多向他学习取经,云云。
  在强手如云的教学观摩活动中,元杉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自己的学校争了光,但他知道这和雪芳的坦诚帮助是分不开的,在中城区的一个星期,他无时不在思念着雪芳,他常常把雪芳和前几任女友做比较,感到雪芳确实是自己事业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了,他觉得自己渐渐地爱上了雪芳。
  在这次活动期间,元杉抽空回了一趟家,向父母汇报了一下自己在犀角镇工作的情况、观摩课的情况,还把和雪芳相处的进展讲了一下,但没有提叫错雪芳名字的事。他还到人民商场为雪芳买了一个精美的化妆盒。
  这个星期天下午,元杉回到了离别了一个星期的犀角镇,在学校门口,图书室热心的王大姐早在那等候他了,自从元杉和杨晓兰分手后,王大姐仍关注着元杉的婚姻大事。
  元杉和许丽相处的时候,许丽来过学校,王大姐见过,她当时曾对元杉说许丽模样身材和职业都不错,但总感觉着好像许丽不是那种能和元杉过日子的人,果然不久,元杉就和许丽分手了,那时,她看见元杉挺伤感的,曾提议给元杉再介绍一个女朋友,元杉说大姐你饶了我吧,让我清静一段时间。
  这次,王大姐是专门来找他的,事情是这样的,语文组有一位姓杨的女老师觉得元杉在学校工作上很出众,为人又很随和具有幽默感,偷偷地喜欢上了元杉。

其实,元杉也感觉到了,但元杉是不打算在本校找对象的,他一直刻意地回避着这个老师,王大姐是受这位女老师的托付来给元杉牵红线的。
  王大姐把元杉带到图书室,问元杉:“小解,咱们学校有位老师想和你处朋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就是......
  元杉打断王大姐的话,说道:“大姐,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别提这位老师是谁了,我有对象了是我父亲老师的女儿,我们现在处得挺好的......
  “哦,好了,只当大姐没说这件事,有空把那位姑娘带到学校让我们见见,大姐帮你参谋参谋。”王大姐放下了这件心事说道。
  “好的,她是南犀角镇小学的齐雪芳,她要是愿意来,我一定带她来见见大姐。”元杉坦白地说。
  “哟,是齐老师呀!解老师真是好眼力,她教课很好,在咱们这可出名了,长得也秀气、身材不错、气质也好,是我们邻居家孩子的老师,这我就放心了,这回好好处,大姐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王大姐有些惊讶又很兴奋地说。
  “行,喜酒肯定是要请大姐的。”元杉说着心里却在打鼓,嗨,八字还没一撇呢。

其实,元杉去中城区的这一段时间,雪芳也惦记着元杉,通过这一段时间与元杉的接触,她觉得元杉这个人干工作比较认真,喜欢动脑筋、脾气也不错,更重要的是和元杉在一起总有特别的感觉。

这几天自己一个人散步,总觉得有些孤单,心里空荡荡的。约摸着元杉该回来了,这天,她下楼的时候,刻意地看了一下元杉常等她的老地方。

哎呀!那不是他吗?他回来了!有一种兴奋的感觉立刻绵延进了她的心里,雪芳快走了几步迎了上去。

“元杉,你回来了,观摩课怎么样?这些天过得好吗?”她急切地说着抑制不住脸上兴奋的表情。

“一回来就能见到你真高兴,这次中城区的教学观摩活动,收获很大,也遇到了许多教学能手,咱们边走边谈吧。”元杉看到雪芳从小教公寓出来就向自己冲来,他心里感觉象蜜一样甜,他知道这些日子雪芳一定在想着自己。

一路上,元杉将这几天的经历,详细地讲给雪芳听,当讲到在中城区,想雪芳晚上想得失眠时,雪芳用手捅了一下元杉,元杉不说了。

元杉反过来问雪芳是不是也想自己,雪芳轻描淡写地说:“我倒是想一个人,可是,有个人吧,嗯,在某个时候,能喊别人的名字,谁知道他想谁想得失眠呢?你说是吧。”

雪芳这一句话出来,元杉心里“格噔”一下陷入了窘境。心里怪难受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怪谁呢?雪芳说的,不对吗?沉默了许久,元杉一本正经、一字一顿地说道:“毛主 席 教 导 我 们 说:‘允 许 人 犯 错 误 ,也 允 许 人 改 正 错 误,改 正 了 错 误 就是 好 同志。’”

“咯咯、咯咯”雪芳笑出了声,“好了好了,我已经不生气了,但不允许你再犯同样的错误,一辈子都不许犯!”

元杉听到“一辈子都不许犯”这句话时,心里感觉特别舒服,看来雪芳要管自己一辈子了。

“小芳,这是我在中城区给你买的化妆盒,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元杉把自己特意给雪芳买的礼物拿了出来。

“我一般不用化妆品,不过你送给我的我收下了。”雪芳接过画妆盒在路灯下欣赏着。

“小芳,还有一件事。今天回学校时,图书室王大姐说我们学校有个女老师想和我谈……”元杉坦白着。

雪芳瞟了一眼元杉问道:“那,你怎么说?”。

“我说我有对象了是你。你能不能和我到我们学校转转,让那个女老师知道咱们的关系就行了。”元杉征求雪芳的意见。

“行。”雪芳很爽快的答应了。

 

元杉邀请雪芳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和自己在中学教师餐厅吃晚饭。

下午课外活动时间,元杉去小学接雪芳,犀角镇中心小学离中学不远,就隔一个街区。通过传达室老校工的指点,元杉来到了数学教研组,雪芳正在教案本上记着什么,雪芳抬头看见元杉来了,把他让进来,并给教研组的同事们很大方地介绍着,说元杉是他的男朋友,两家父母几十年前就很熟。元杉很有礼貌的的和教研组的其他老师打着招呼,元杉心里很高兴,现在,他和雪芳的关系是挑明的了。这样,到中学元杉也就可以很明朗地向自己的同事介绍雪芳了。元杉能感觉到雪芳在学校的人缘不错。元杉和雪芳的同事寒暄完,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等雪芳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下班的铃声也响了起来,雪芳和元杉走出了教研室,听到里面的老师说:“齐老师的这个对象不错。”“两人挺般配的。”“看来齐老师对这个小伙子挺满意的......”

元杉和雪芳来到了犀角中学,这里也刚刚放学,学生们蜂拥着往外走,元杉班里的几个比较活跃的学生,正好看见元杉和雪芳往学校里面走,几个学生在一边嘀咕了一阵,笑呵呵地向元杉打着招呼:“解老师好。”元杉向几个学生点头以示回应。

元杉带雪芳在教室餐厅落座,并为自己和雪芳打了饭,这时,和元杉要好的同事看到雪芳的就凑过来寒暄两句,元杉大方的把雪芳介绍给大家,雪芳也礼貌地一一回应着大家。以后的日子里,雪芳和大家也就熟识了。

八月初,已是盛夏,天气非常炎热,暑假中元杉和雪芳相约去了月牙岛,这个季节,月牙岛真是游人如织。

月牙岛真美,月牙形的海湾浅浅的海水中,布满了各色各样的鹅卵石,赤脚站冰凉清爽的海水里,鱼虾在小腿边,游来游去。脚底在鹅卵石的按摩下痒痒的,令人感觉非常舒服。

元杉和雪芳在海水里,寻找的贝壳、小螃蟹、漂亮的鹅卵石。不时,用手撩起海水,相互嬉闹一下。当然,元杉让着雪芳,元杉被雪芳撵上岸后,索性在岸边的石墩上坐了下来,欣赏雪芳独自在海水里,拣拾鹅卵石的优美姿态。忽然从心里,荡漾出诗意。《月牙湾寄情 清澈的海水波光闪耀 /晶莹的石子折射光波 /你赤着脚在海水中寻觅 /寻觅那一颗颗美丽的星星 /鱼儿在你脚下捉谜藏 /虾爬上你的脚背坐着休息 /你竟浑然不觉 /我欣赏着你阳光下的剪影

暑假期间,两家老人开始筹划,元杉和雪芳的婚姻大事,为什么这么急呢?一方面,虽然两人正式交往不到半年,但他们的关系进展还是很快的,已经比较亲密;再者,两家家庭互相都知根知底,最重要的是,两家打算将元杉、雪芳从偏远的犀角镇,调回中城区。

如果二人不结婚,调齐雪芳走,小学领导是放人的,虽然齐雪芳领导也舍不得放,但因为小学校长和齐国祥有历史渊源,不能不放;而解元杉由于工作优秀,王校长表示坚决不放人走,看来调动问题,工作太出色了,也不好呀。

因此,两家老人决定,让两个孩子当年国庆节结婚,然后,以齐国祥年岁大身边需要孩子照顾为由,先把齐雪芳调回东城区,然后,以夫妻两地分居为由,再把解元杉调回中城区,虽然,解元杉和齐雪芳两人都觉得结婚有些仓促,但是,两家老人已结成统一战线,两人也只能认命,姑且叫做包办婚姻吧。(上部完)2009-11-22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