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河的博客

亲,看看林河藏头诗集锦里林河是怎样祝福你的!

 
 
 

日志

 
 
关于我

中石化作家协会会员、空灵拳道荣誉顾问,,2004年出版诗集《飞向太阳》。2006年出版儿歌集《林河儿歌一百首》。2012年出版歌曲《风雨同舟》、《最美的回忆》高清DVD收录于中国东方原创音乐基地的《东方飞歌》第六辑中!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怎样一种缘 上部   

2009-11-06 08:32:29|  分类: 林河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样一种缘   上部 

 

    林河

 

和解元杉远离了许多年后,忽然有一种怆然若失的感觉,就用他摘送给我的诗作故事的开篇吧…… 
 
    现在 /我的春天已经到来 /把她当成一种礼物送你 /我的心又不怎么坦然 /说句实话吧 我爱春天 /尽管草儿不为我一人所绿 /花儿不为我一人所开 /春天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这个世界给我塑造了初恋 /现在我把春天 /摄入一张精致的照片 /如一枚淡淡的绿叶 /藏进送你的影集 /当你悄悄翻到这里 /就是对我深深的思念”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今天,天气真好!可是,同桌高欣却欺负我。在上《普通物理》课时,把我的文摘旬刊给""走了,让他还我,他就是不还,真拿他没办法。 
      下午,去北电上音乐课的路上,解元杉从后面赶上来,插道赶在了我前面,他走在我前面,我只能慢慢走了。他到北电教室门口站下,音乐老师刚好过来。他们聊了几句什么后,他转过身来,目光专注地看着我。我赶忙扭过脸去,岂有此理,用那么热烈的目光看我,他站在上面显得那么高大、魁梧、帅气。

这个可恨的家伙,竟然对我还没死心,真是可恶!我靠墙站着,避开他火辣辣的视线,他在走廊台边背对我坐下,过了一会他又站起来,向我看来,我们的目光又打起了遭遇战! 
      教室门开了,他放下书包,拿起板擦,擦起黑板。哼!假惺惺的、装模作样,纯粹是做给我看的!我这是怎么了?这样想人家,上次黑版没擦,老师旁敲侧击时,我不是也想去擦吗?只是,那时上去,恐怕太惹眼了,上去也不自在。他这样做也不一定是做给我看吧。其实,若不是他那次侮辱我,我一直认为他挺不错的。 
      他喜欢音乐,嗓音和乐感都不错,哎,我都想什么呢?该上课了。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寒流 
      今天,天好冷。 
      下午,班里包了电影《鸳梦重温》。 
      这是一部黑白片。现在不知为什么,对黑白片总不那么感兴趣,可是这片子越往后看越入迷。拍得不错,怪不得久映不衰!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个片子给我一种很甜蜜的感受,好象自己就是那女主人公,人和人之间有缘分,这是真的吗?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有时候很相信算命,我喜欢用扑克牌给别人算,更多的是给自己算,算好了高兴一场,算不好又暗自忧伤。 
      不知为什么,我每天也不时想起他,他竟然在一张纸条上说梦到过我。他让我晚些去班里或阅览室,以便他能把精力用在学习上,他说我在那里他学不下去!奇怪,你学不下去,和我有什么关系?看来她说的是真的,前一段时间我到班里很早,他也去得早,凭心而论他的确很用功,不过我去了后,他就心神不安了。

那天,我在给高中同学回信,他竟在门外吹了半天口哨,回来又和张明、李海君胡侃,神情异样。我的心也很乱,我出去了,发完信,去了阅览室,每次我早去,他都心神不安的样子,或和张明嘀咕或和李海君聊天。

有一天,他在李海君那站住,好久好久啥也没说,我挺好奇,他们干嘛呢?回头一望,李海君在看书,而他呆呆地看着我,我有些窘迫,连忙低下头,脸有些发烧,连脖子根都热了,我,我是怎么了?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坏死了,一想起合堂教室那一幕,我就恨他,岂有此理!太不尊重我了,更重要的是,他追过方华,如果……那别人怎么说我,说他追不上方华才追我,真是太没面子了。 
      可感情实在是个奇怪的东西,我不去想他,有时他却偏偏闯入我的心中,朦朦胧胧地,我也曾梦到过他,不过情景早忘了。 
      从他那封信上看,他是想等毕业后。反正毕业还早呢,不管他了,我行我素,等毕业后,看他的本事了,如果他还不放弃我,再者,脱离学院目前这种环境。如果有缘分……那就听天由命吧! 
      暑假那天,我从家里往车站走,就有一种预感,我会碰到他。果然,前面骑车来了一个人,差点撞到我。我抬头时,已听到我的名字,好熟的声音,竟然是他,好久不见了,他却剃了个光头,象和尚一样,挺好玩的!他说他为哪天的事挺内疚的,请我原谅。我说我早忘了,实际怎么能忘呢?能叫我记忆一辈子,我没错。他凭什么欺负我,那天他真是很可怕,那天他几乎丧失理智了。我真不愿回忆这些烦恼的事,忘却之神快点降临吧!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寒流大风 
      课间操时间,他们谈起了,一个叫许航的女生在校园报写的小说《心愿》。他在里面说的最多,反正他们说这个女生写得很大胆、很真挚。奇怪,他说过的话,我怎么记得这么牢,不过听听罢了,我挺好奇,到底写了些什么呢?他们还在谈论,一群男孩子,我可不能插嘴,我一插嘴他们又要找事了。 
       这时,他走开了,又到那个老位置站着(李海君桌旁),面向我这个方向,我知道,他又开始欣赏我了。他以前的一封信上说,我很美,在他心中是至纯至美的。看呗,反正我不理睬你,看你有什么办法。我敢断定,他只要到了那个位置,就是注视我,我头不用扭,只要眼睛往那一斜,就能和他的目光相对,他真有点死心眼,上学期干嘛去了?如果他对方华这样,我敢说肯定能追上,呀,我这又想哪去了,就因为他追过方华又追我,闹得我和方华之间的关系那么……
      现在脑子很乱,我望向窗外,我又从窗玻璃的反光中看到他了,这个家伙,竟无处不在,他面向这边没看我,却也是看的这面窗户,他肯定也在用这面窗户玻璃的反光看我,天呐,我们的目光竟在玻璃的反光中相遇了,虽然看不清眼神怎样,不过我可以猜到,肯定依然那样灼人,我真想……我扭过头,渐渐地脸发起了烧,我把手握成拳,用拳背贴在发烧的脸颊上,好烫。脸一定红了,他一定看到了。不能让他看到,更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我趴在课桌上,脸贴着桌面,凉丝丝地很舒服,不敢想,真的不愿再想这件事了,这时赵雪叫我,我抬起头,强作笑脸和她打趣。我侧过头,又从窗户玻璃反光中看到了他注视我的目光。气愤,我猛地拉下了窗帘…… 
      上完课,我向李海君要来了校园报,他说《心愿》写得不错,并给我翻到那一页,许航,我记住你了,还是英语系的老乡,我翻看着,故事也没什么复杂的情节,女主人公最后得了白血病,这纯粹是作者为了掩饰,女主人公就是她自己瞎编的。这样编都编不象,真是蹩脚极了。不过她的文笔还不错,感情非常细腻,很真挚,也很流畅。我想他一定是爱上体育系的哪位同学了,写的是自己真实的感受,真够多情的。不知不觉看着小说想起了他,我刚看完小说,数学分析老师让我上去作题,我只好说上节课没听,老师说,那你的作业是怎么做的,我只好说是抄的,老师说抄可不行,期末要扣学分的,到期末要扣我的分,,吓唬谁,那时你早把我忘了。 
       一上午老师老让我上黑版,不是作题就是讲题,最后一节课,老师让我上去讲题,我也没准备,真不愿上去。不过,上了讲台,我急中生智忽然会了,讲得怎么样不知道,反正自我感觉挺良好的,他却比以前沉稳多了。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今天,天气真好,风轻云淡,阳光明丽,天空象水洗了一样湛蓝,我都快忘了,这是冬天。
       学院准备举行越野赛,我报了五千米,去年我也报了,可是那天下雪了,我以为不跑了,又是周末,就回家了,他竟在一封信中气我,说什么我五千米没跑下来,他却跑下了一万米,还说看我跑得快,还是他跑得快,他一定能追上我,哼,我这次跑五千米就是告诉她,五千米我能跑下来的,想追就使劲吧。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昨天下了雪,地面挺湿的,下午体育课不知上不上。
      到时间了,我和王兰英到操场去等,结果,没人去。我们于是到了班里,刚到班里见李莉在记着什么,他也在看,李莉让报一下名,我不知是什么意思。他说了句:“今天都迟到了!”,哎?这怎么算迟到?我们去操场了,我到李莉那说明了原因,可她还是给我们记了迟到,真是岂有此理!
       我拿来了报表纸,准备糊信封,给我的同学寄贺年卡,我都收到好几封了,元旦快到了,再不寄说不过去,我特别珍视友谊。
       这节体育课是棋艺课,男生用四副扑克打起了勾机,我写完贺卡,和赵雪下起了五子棋,赵雪下不过我,心情不错。
       这个学期,班里的男生和上学期不一样了。那时,一开学他们就一帮一帮的同来同往,班里有的男生本来就个儿高,却偏要穿起了去年流行的高跟儿鞋,还打着铁掌,特别是进了楼道,在水磨石地面上走起来“咔、咔”作响,一下课他们就在楼道大厅里唱啊、笑啊、闹啊的。现在,他们总是三两个一帮,他、李海君和张明是一伙,宋喜、黄志强、童兵、高欣在一起。

    我们女生也和去年也不一样了,去年,一下课或晚自习一听到“咚、咚……咚、咚、咚……咚”的门报密码,就出去和二班的女生打趣,今年实在是对这些事厌倦了,我们现在的关系都很微妙,方华和赵雪挺合得来,我和方华就谈不到一起,赵雪呢,这个人很内向,李月蓝大大咧咧,许云书呆子,陈虹腻腻歪歪,还是王兰英和我合得来,兰英真好,像个大姐姐。去年我和兰英姐同桌,我和兰英姐谁来得很早,就把桌子擦得干干净净,我觉得这样才是好同桌,记得李小玉病了两天,桌子上的灰土很厚,同桌也不闲碍眼。现在我和高欣同桌了,各顾各的了。
       去年他和我们女生中方华、我、陈虹经常接触,今年他对女生好象都挺冷淡,现在就是陈虹常找他,肯定是为陈虹和张明的事。我真奇怪陈虹为什么挺信任他。一天体育课我去教室学习,遇到他和陈虹面对面坐着说话,陈虹好象哭过,我觉得我在那好象不合适,我就走开了。
       我真奇怪他是怎样一个人。他给我的第一封信说,他只爱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聊天。也是,赵雪是班里长得最水灵的女生。他却极少和她象去年和我那样聊天。是他很想追我?怕我认为他…… 还是怕追过一个了,又……,我怎么又在胡猜起来,我现在为什么变的这么敏感。
       军训时,他在我们组当组长。那天,他让我自我介绍。我先问他男生谁叫韩清华,他指给了我,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他一笑:“怪不得你打听韩清华,原来你的名字也带‘华’字。”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有些书生气。后来他们竟给我起外号了,叫方华“小华”,叫我“大华”,气愤!
      一天,我和方华打乒乓球。他和李海君过来。李海君说:“让我们打一会好吗?”我们也刚开始打,“没门。”我的口头语一下溜了出来,紧着又说了几句什么“废话、讨厌”等又溜了出来,仅为这几句话,男生们竟认为我是女生中挺厉害的角色,他们就经常惹闹我。军训一休息,他们就203203的叫着我的学号,我肤色重,他们有时喊“非洲美女来了!”气死我了。他们还说我嗓门大,电影《湘西剿匪记》里,女宣传员“大嗓门”,土匪包围的时候自杀了。他们就在背后说我大嗓门死得快。看完电影我们在前边走,他们在后边踏着很响的脚步声追我们,我们连走带跑的,这就是我们班的男生啊!真讨厌!!!我很难过,我上个学期,为什么给他们留下这么个印象。上个学期,真是我一生中最暗淡的时光。学没考好,在这还受气。我正式上课后,他们还不放过我,他们老学我说话,我的口头语一出,他们就重复好几遍。哼,我惹不起总躲的起吧。我狠狠心把口头语改了。我也很少说话了。
       于是他们也安静了下来。不过,他还是老找我说话,后来他追方华了,方华真是,竟让她二班的高中同学来看他怎么样,他也真性急,李月蓝也觉得他不成熟,让方华和他散伙。真是,既然方华都把这件事造出来了,又要吹。叫人家怎么过?!方华生日过后,他那天中午很气愤的样子,把方华叫走,后来不怎的,他们就不说话了,但好象关系没断。他们挺别扭的!后来,他老找我说话,我知道他和方华有事,竟也无所顾忌。我常借他的自行车,这样熟了,他就老和我开玩笑。

    有一次真把我气坏了,我问他借车子。他说车子没气了。我让他去学三楼借打气筒打气,他搓着脸说“我脸皮薄,不好意思去。”我顺口说了一句“谁脸皮厚?”他过了一会儿说:“你去吧。”这不是欺负我吗?变着法说我脸皮厚,气死我了,我一生气说不借了。他赶忙道歉,说他去打气。结果他让我在楼下等着,他从院门出去打气,我左等也不来,右等不来,于是我改坐汽车走了。下午,他问我怎么回事?他回来我没影了,我觉得我有些失信,真不好意思,失信是我最忌讳的。我怎么这样呢,我给她写了张道歉条,他好象不知所措了。让我解释什么意思。我说:“谢谢你借我车子!抱歉,我先走了。”
      他和我熟了,他说话就越来越没谱,说我象个小孩子。于是他要我当他妹妹,我才不干呢,可他老叫我妹妹。一次我和他在电大碰上了。他磨了半天,非让我当他妹不可,我就是没答应,他还说,我和他关系挺好,别的同学会以为……他还说“我只能当妹妹,不可能成为他对象的。”你看,这个人真没治了!说话一点把门的都没有,这种话当着我的面也说得出来,我只是报以一笑。说这些,不过也是想告诉我,他和方华还没有结束吧。我顺口说了一句“你的秘密我都知道。”
      上学年寒假前,方华和李月蓝叫他去了,和他谈分手的事。我看也是,他后来没勇气再追不如早散,不知怎的,我进去很别扭……
      第二天,他到我们宿舍。把我们都请去,我在他们宿舍也很别扭。不知怎么,我有一种预感,月蓝告诉我,他很可能会追我。但后来,他却在追他电大的一个同学。追吧,我看你能追上?果然,他又失败了。他还让我为他保密呢。上学期暑假前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一次课间,他搓着脸看着我,半开玩笑的说让我请他划船,岂有此理,我顺口说“应该你请我才对!”他于是说他请我。好家伙,竟设圈套,让我往里跳。没门儿,我一绷脸说:“别开玩笑了。”他很尴尬的样子一甩头走了。后来他又用平淡的语气说,那天张明、李海君和他,一起请我和外语系的几个学生划船,说我不给面子。要真是那样,我就太不对了。不过,凭直觉我认为,他是用这种言辞,敷衍他那时的尴尬。
      他的举止越来越能叫我猜出来他在想什么了。反正我在班里时人一少。他就凑过来和我聊天。但好象口齿不清了,说一会儿就脸红了,汗也往下滴嗒了。一天下午自习班里很热,我把凳子搬出来。他在班里坐了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他过来说“坐着不动都流汗呀。”我想你心里想什么呢?心事多了造成的吧。我说:“心静自然凉。”于是他走开了,我觉得我的话正击中他的要害。
      一天早上,我一翻书包,里有一封我的信。我的天,谁的?竟然是他的。我脸红心跳,把信拿到静处看了,这家伙真的向我进攻了……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晴

今天开始学计算机BASIC语言,上机实习时,老师给了我一个游戏磁盘,挺好玩的,我和电脑下棋,我还赢了两盘呢。心情特别愉快,下课和兰英姐去发明信片,那有好几个人,他也在。我们到跟前,他转过脸说:“塞满了。”我本来心情好,也冲他一笑,塞不进去明天早来吧,反正晚一天没关系。
      这两天,童兵和赵雪关系忽然亲密了起来,童兵长得很壮实、嘴唇挺厚、戴一宽边眼镜,知识很丰富,经常能讲一些,我们这个年龄,听起来富有哲理的话。他能和赵雪谁也没想到,不显山不露水下学期该毕业了,这学期末,却一拍即合,童兵好福气呀,把我们班男生叫做“班花“的赵雪给摘走了。
      张明和陈虹比他和方华开始得晚一些,陈虹是从农村考出来的,双眼皮、大眼睛、挺秀气但有些土气,入学不久,就开始追张明,开始,每天早上往张明的桌洞里放一个鸡蛋,男生的助学金一般不够花,后来,陈虹就把自己结余的助学金餐票给张明,很快他们的关系就密切了,我们都劝陈红,张明是城里人,他家不会同意的。果然如此,张明从家回来后,就要和他吹,可陈虹还是缠着人家,有一回张明训了陈红,陈虹就在宿舍里哭哭啼啼,谁劝也劝不过来。十月份陈虹有一个星期没上课,张明替她请假说她病了。听说,陈虹吃了一瓶刺五加自杀,回来上课后,一双大大的眼睛,老是透着忧郁。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上了大学谈恋爱的人多起来,学院在新生入学时宣称,不提倡大学生在校期间谈恋爱,但也没明令禁止,据老学友说,快毕业时谈成的,可以向学校申请分到同一所中学任教,但一般是分到郊区偏远的中学。
     方华和他分手不久,就接受了黄志强的追求,经常在一起散步、划船、看电影挺浪漫的。我要是他心里一定酸溜溜的。我有些同情他,但对于他,就象我接到他追求信后,约他在咖啡屋说的那样,他不是我心目中爱人的样子,可我心中的爱人,又是什么样子呢?我说不清真的说不清。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上午,教育学老师的课,讲得太美妙了!一堂课大家笑声不断,回宿舍的路上,还都在那嚷:"老狼向小山羊猛扑过去,小山羊机智地一跳,老狼掉进河里淹死了!"现在的学生思维真开阔,不象我们那个时候,没有电视这个宝贝。晚饭后,就只能和邻居的孩子一起,跳跳皮筋、踢踢电报机、捉捉迷藏,那时的邻里关系真不错,有了电视,好像孩子们也不太合群了,早被动画片和动物世界吸引走了。
       回到宿舍,政史系一个学生到我们宿舍,让我把他和高欣的明信片稍给他们,当时,我们宿舍就我自己,我本想让兰英姐代劳,后来,我想干脆直接给他算了,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下午,到班里,他已到了,我过去,把东西放在他的桌子上,下课他竟凑过来问是谁给的,我说是政史系的,说完我扭过头去,他道了声谢,走开了。这可是我和他那次事件后,在班里第一次公开接触。
       从今年六月到现在快半年了,我一直不理他,他却经常给我一些漂亮的邮票和邮花,他知道我喜欢这些,给我,我就收着了,反正,这些美丽的图片又不会惹我生气,我从心里也不愿把同学关系搞那么僵,况且,再有一学期就毕业了,毕竟同窗两年,相识是缘,再见面时,也不能成陌路人吧,只是他要懂得自重。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我写了一张给同桌高欣的明信片。开头就是“乖巧老弟”哼!谁让他在去年给我的明信片上,赚我的便宜呢!
      元旦快到了,他去年送我的,是一张贴有五个国家邮票的明信片,我想今年他还会送我的,不知他又会变什么花样!
      我名字里带一个“雪“字,我很喜欢自由自在飘舞的雪花和皑皑的白雪世界。花园里,水泥台上白雪厚厚的一层,冬青也被厚厚的白雪包裹住了。
      我开始滚雪球,越滚越大了,这时兰英姐袭击了我,我赶紧还击。再看四周很多同学在打雪仗,他站在三楼向下打,快上课了,我握着一个大大的雪团上楼,到班门口才依依不舍的抛掉。
      回到座位上,发现教案本里,有一张他给我的音乐贺卡, 打开是铃儿响叮当的音乐,里面夹着一张印有“冰清玉洁”字样的明信片,背面写有四个字“心中的你”,还有一封给我的信。
“雪华:
      你好,新年快乐!
      别怪我又打扰你了,我也不想使你不愉快,我知道你已对我成见很深了,那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无话可说!上学年我受了很多刺激,自己把握不了自己,我以前和你开玩笑说你象小孩。其实,我比你更幼稚。说真的,你的心理比我成熟多了,人都是逐渐成熟的,请相信我不会再做傻事!我曾经多次想试着忘记你,我告诫自己“人家不喜欢你,就不要勉强。”说真的,我有很的机会可以靠近你,但我怕你认为我老纠缠你,于是,我就躲避你,每有这么一次,我内心就痛苦得要死!我一方面骂自己没出息,一方面又认为自己战胜了自己,我就这么在矛盾中度日!
     我觉得我这个人是比较坚强的,可是面对你却又感到那么脆弱,我怕再做错事,使你伤心,我又怕你不理解我,使我难堪。我对以前做的事不想再作解释了,没用的,总之,是我不对。
     我有时觉得我做的事是受你支配的,我觉得天意如此!那天早上快醒时,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在车站遇见了你,你在向我微笑。我想我今天有可能遇见你,不过,当时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中午,我抱着姐姐的孩子玩,突然有一个念头,我该回学校了,于是我去了车站。等了好半天才来一辆车,车跑过转车点时,我向下看去,有一两大客,没见你,我想可能碰不上你了,你肯定做别的车走了,我下了车往转车点跑来,大客没开,我看见你了,你却扭过头去。说真的,只要有你的场合,我的第六感官,就能告诉我,你出现的准确方位,哪怕是我背对着你。我很想和你说几句话,哪怕是一句,都能让我兴奋几天,可我当时心情很矛盾,没上去又错过了。我坐在下一班车上,一直在想,是偶然吗?是缘分吗?若是偶然,这样的偶然好象太多了,若是缘,这又是怎样一种缘呢?我想着这些事,差一点坐过站。
      我希望咱们的关系能融洽起来,不为别的只为快乐.
        祝你天天能有好心情!
                          学友:元杉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今天,考音乐。打拍子、读谱。
      课间休息,我走出教室想休息一下,教室里乱糟糟的都在读谱,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渐渐地其他同学回去了,他凑了过来,问我感觉怎样?我说:“不知道。”他说:“你考了7.8分。”我跳了一下,拍着手说:“及格了。”该考打拍子了,我在台上打的时候,他在帮我唱着……
一九八九年元月二十日
 
      今天,上完两节《初中代数教法复习课,他忽然到我桌旁,说要借我的《教育学复习题,说话的时候,一点表情也没有。我从桌洞里,抽出教育学复习题,用两个手指夹着,漫不经心地往桌子上一丢,我就扭过头去……
      就这样,自从看了,八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他给我的信,我们的关系又和普通同学一样了,只是他再也没和我开过玩笑,更不会叫我妹妹了。
    过了年,他看起来挺忙的,自习课一有时间就往电大跑,在那边的英语班,插班学英语,听说,他要靠托福,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很沉默,好像生活很充实。八九年五一节,高欣、童兵和他约了我、赵雪和王兰英一起去爬了泰山。一路上我们互相照顾玩儿的非常愉快。只是在登山时,童兵和赵雪自然是一组,我和高欣一组,他和王兰英一起登的。留下了许多照片,泰山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叫人流连忘返!下山的时候,我和高欣手牵着手,就让他看见,气气他!
      五一过后不久,学潮就开始了,到处乱哄哄的,学校也没课上了,我回家了。学潮过后,返校不久,就开始毕业考试,考题特简单,我们都顺利毕业了……
      童兵和赵雪分到了城里同一所中学结了婚,后来,童兵脱离了教育界,成了某企业的副经理。方华和黄士强没分到一起,各自成了家。陈红又闹过一次自杀后,在电大找了一位硕士文凭的讲师结了婚 ,后来一起去了深圳。张明分到了城里,不久,改了行在一家供销公司干业务经理,不过,这么多年他和陈红,还有联系……方小玉被人杀了!高欣没有消息,王兰英结了婚,我们还常来常往。谁也没想到,李月蓝和李海君结了婚,生了个儿子。我和他之间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他分到了犀角中学,我分到了蓝溪中学,两个中学虽然都在城里,但在两个边远市区,相距两小时车程,相距挺远也没有怎么联系,九零年元旦,他给我写了一个贺卡,我也给他回了一个明信片,后来 ,我们城区的中学合并,撤销了蓝溪中学,我被调到中城区,一所职业中专任教,结识了我现在的老公,日子虽然平淡,也温情浓浓!!
      他因为父母身边没有孩子,也调回了中城区,就住在我们这个社区,他爱人高挑挑的个子,长得也挺秀气,看起来很贤惠。
      九五年我儿子九个月时,和他在社区餐厅第一次遇见,当时,他和爱人、儿子在大厅吃饭,没看见我,他和儿子出去买羊肉串,我出去和他打了个招呼,告诉他我就和他在一个小区,他说他早见过我,我邀请他有空来家里玩,不过他从来没来过。后来,经常见面。但都是寒暄几句而已,九九年暑假,他领着孩子傍晚遛街,我也领着孩子刚遛回来,碰到一起了,聊了一会儿,他儿子该上学了。我老公把我刚从职业中专,调到社区小学,这样离家近些,我想他儿子有可能在我的班上上学,果然在班里的新生中找到了他儿子,现在,他儿子在我的班上,已上到四年级了,学习非常好,数学在班上总在前几名,我对他的儿子也特别上心。他和他爱人也来学校听过公开课,他们带着孩子到我家拜访过一次。
            你说,我和他是怎样一种缘呢?(上部完)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